第4章 朋友是很重要的

项雨惠和孟菲都是走读生,傍晚放学后便一同走,因为都没什么事,所以等其他学生走远了才走出教室,此时的学生三三两两的,走道上也不挤,于是项雨惠没怎么看路,侧头与孟菲聊天,也就没注意到往上走的许东日。
孟菲却是注意到了,就在项雨惠即将撞上他时拉了一把,项雨惠吓了一跳,也知道孟菲为什么拉她,转头想道个歉,却在看见对方是许东日时,道歉的念头就丢到脑后,脑子里空空的,不知道想了什么。
呆愣着的她在许东日离开后才回过神来,忍不住在心底骂自己,这么盯着他,是不是太明显了?
项雨惠不敢再想下去,因为她不想知道许东日知道她喜欢他后会怎么想,答案她能猜到,所以她只能装傻,不去捅破,不想让自己伤心。
继续往下走,孟菲难得主动说话了,“刚才那个男生很不错。”
“啊?”项雨惠愣了愣,突然想起了宋允曾说的那句话,孟菲不会对他有点意思吧?
“你是不是有点喜欢他?”孟菲瞥了她一眼,嘴角带笑,她不会看错的,因为她也曾有过类似的情况。
孟菲是个直接的人,项雨惠多少也知道些,只不过她没想到孟菲会说出来,她是喜欢许东日,可她不希望任何人知道,这是她的秘密,只是她一个人的秘密。
她可以告诉周眉,那是因为周眉是她从小玩到大的闺蜜,而孟菲却不是,她不讨厌孟菲,可是她现在却怕靠近她,因为害怕自己的秘密通过她而被更多的人知道。
项雨惠的沉默,孟菲并没放在心上,只当她是在害羞,等到了校门口,孟菲才指着右边的方向,“我往这边走,你呢?”
“我走那边。”项雨惠指向左边,孟菲摆摆手,“那么,再见。”
“恩,再见。”看孟菲走远了,项雨惠才走到对面去搭车,有点垂头丧气的上了车,坐在了车尾靠窗的位置,撑着下巴,开始回想与许东日见面的那几次,回忆太少,很快就结束了,遗憾的叹气,心里隐隐的不安,孟菲的直接让她担心,刚开始的暗恋就要结束了,她一点准备都没有,她又该怎么面对许东日?
回到家,项雨晖正在客厅看动画片,玻璃桌上摆着一堆的零食,让她莫名其妙的感到烦躁,把书包丢到沙发上,吓得项雨晖手中的薯片掉落在地上,一瞧竟是项雨惠,而且脸色不太好,顿时心虚了,悄悄用肥胖的身子挡住,能挡一点是一点。
说起来,项爸爸项妈妈两人因为开饭店都很忙,至于项爷爷,却是不怎么管,哪天下棋赢了,一高兴,再被项雨晖说几句就会帮他买零食吃,项雨惠从来不指望项爷爷能管他,所以很小的时候,项雨晖就被项雨惠带着长大。
项雨晖就怕这些零食被没收,立即把项爷爷抬出来压项雨惠,“这些都是爷爷买给我的。”
项雨惠瞪着项雨晖,他以为这样零食就不会没收?又不是没用过这样的方法,没好气的说,“现在立刻把零食放进我房间。”
“姐……”
“我数到三,你还不动,以后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项雨晖嚷着,“数慢点啊。”嘴上说着手上也不闲着,要知道他零花钱并不多,还都是项雨惠管着的。
因为项妈妈嫌每次给零花钱什么的太麻烦,再加上时不时的学校要交这或那的费用,还有家中需要的花销,所以便把银行卡交给了项雨惠。
当然,项雨惠也没有随便乱花,虽然项妈妈从没过问也没查过钱,很显然对项雨惠很放心,项雨晖很清楚项雨惠在家的地位比他高的不是一点两点,所以很多时候,他都不敢跟她对着干,谁让他的钱都在项雨惠手里捏着的,可怜的项雨晖至今都没找到可以翻身的机会。
项雨晖垂头丧气的将最后几包零食拿到项雨惠房间,还没进去,恰巧项爷爷回来了,立即飞奔而去,试图让项爷爷为自己说几句话,“爷爷,你买的那些零食都被姐给没收了。”
不等项爷爷说话,项雨惠便说,“爷爷,你怎么又给小晖买零食,还买那么多,你看他衣服都遮不住肚皮了,刚买没多久的衣服又不能穿了。”
项爷爷一打量项雨晖,还真是,又胖了一圈了,于是拍拍他的头,“听你姐的话。”
项雨晖还想撒娇,项雨惠根本就不给他机会,“小晖,把客厅打扫干净,脏死了。”
项雨惠拿起自己的书包,发现上面沾了些许的薯片碎渣,皱眉的拍掉,语气不太好的说,“我会检查的,给我弄干净,特别是沙发这里,缝隙里的碎渣都给我弄出来。”
项雨惠知道这话说完项雨晖一定要说点什么,接着说,“废话少说,我做好晚饭你要是还没打扫完,晚饭就给你少一半。”
项雨晖到口的话立即咽下,笑话,一半哪够他吃啊,飞奔的跑去拿吸尘器,开始打扫卫生。
看着项雨晖开始忙活,项雨惠也不急着去做晚饭,反正她也只是随便说说的,并没有真的要罚他,当然,如果他真的没完成,该罚自然也要罚,不然以后说的话也就不让他相信了。
最后项雨晖还是完成了任务,打扫的很干净,果然,只要是威胁到他吃的事情,项雨晖比谁都要在意。
项雨惠满意的让他吃饭,项爷爷笑眯了眼,让他多吃些。
洗了餐具,项雨惠早早就回了房间,将床上那堆零食都装进箱子里,还不忘拿两包零食出来,好吧,她也嘴馋了。
把笔记本搬到床上,瞄着QQ的登录界面,项雨惠撕开包装袋,吃了起来,瞧着登上了,立即找上周眉。
下雨天看星星在干嘛?
眉儿弯弯呦,还记得我啊?
项雨惠磕了颗瓜子,对周眉酸溜溜的语气有些奇怪。
下雨天看星星你咋啦?
眉儿弯弯哼,你自己想想。
项雨惠看着她又发了个委屈的表情,更加奇怪了,努力的想着自己什么时候惹她了,可是好像没有吧,就早晨在网上跟她说了几句……等等,好像后来说了一半时因为许东日的突然出现,她就把周眉给忘了,再后来到了学校,又有这样那样的事情,自然是忘的一干二净了。
项雨惠知道自己错了,立即讨好周眉去了,好在周眉不过是耍耍小脾气,这事很快就过去了。
眉儿弯弯新学校怎样?
下雨天看星星很不错,环境很美。
眉儿弯弯人呢?
下雨天看星星唉,我喜欢许东日的事情被今天才认识的同桌知道了。
眉儿弯弯许东日是谁?
下雨天看星星就是那个笑起来很好看的男生。
眉儿弯弯真行啊,居然都知道他名字了。
下雨天看星星他还是我的邻居,你说巧不巧?
眉儿弯弯哇,不错不错,近水楼台先得月,雨惠,加油啊!
下雨天看星星加油什么啊,我喜欢他的事情都被我同桌知道了,也不知道她会不会说出去。
眉儿弯弯那人大嘴巴?
下雨天看星星不知道。
眉儿弯弯那你还担心个屁啊。
下雨天看星星可是她说话很直接啊,也许她觉得这件事没什么就给说出去了,那时候我要怎么办啊?
眉儿弯弯你想太多了,就算她说了,也不一定会传到许东日耳朵里,就算他真的知道了,你就装傻呗,再不行,你就追他啊,怕什么,胆肥点什么都解决了。
下雨天看星星可是我就是害怕啊。
眉儿弯弯哎呀,你这女人,怎么老喜欢想些没有的事呢,你说说你每次想那么多哪次真的实现了?
下雨天看星星好像没有……
眉儿弯弯那不就得了,你这女人就是欠骂,现在舒服了吧?
下雨天看星星……
眉儿弯弯进房间斗地主,妹的,那个男人老赢我,气死我了。
于是项雨惠就被周眉拉去斗地主了,而她的坏情绪也在周眉那几句说教中消散了,也许她真的是欠骂吧,项雨惠这么想。
她和周眉之间似乎就是这样,她小心翼翼,周眉干脆果断,而她们就是这样互相弥补自己的缺点,共同的付出,她们的友情才能如此长久。
她珍惜这段友情,而她相信,周眉也同她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