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章 会是个死胡同吗

“呜呜,好羡慕啊,我也好想遇见他,来个美好的偶遇,哈哈哈。”周眉继续说,“也不知道他男人味的样子是什么样的,好想看看啊,一定很帅吧,话说他跟以前完全不是一个类型啊,你说才两年,怎么变化这么大呢?”
项雨惠倒没觉得怎么样,“还好啊,以前是高中生,现在都大学生了,也该成熟了,怎么可能还像以前那样。”
“说的也是,唉,真不知道你那是什么狗'屎运,不但可以随时见到我家容英,还遇见了徐天逸,天杀的,嫉妒死我了。”周眉咬牙道,恨不得自己就是项雨惠。
“哈哈,你就嫉妒着吧。”项雨惠得意的笑了。
这时,隔壁间传来冲水声,周眉也听到了,“女人,你在哪呢?该不会在厕所吧?”
“是啊。”项雨惠咧嘴一笑。
“好臭好臭。”
“去去,一边去。”想着自己出来也有好一会了,不便多说,“不跟你说了,晚些再聊吧。”
“恩恩,记得跟徐天逸多说几句话啊,套'套他的消息,记住啊!”
“我尽量。”挂了电话,一看时间,都出来了二十几分钟,跟闺蜜聊天,这时间还真是一眨眼就过了啊。
“赵辰……有过来吗?”是许东日的声音,项雨惠下意识的收回了准备开门的手。
“可能会晚点吧。”这是季红窈的声音,不过……赵辰这名字貌似有点耳熟,可项雨惠想不起是谁。
“准备公开?”许东日又问。
季红窈轻叹气,“他不同意,呵呵,我好像太贪心了,以前觉得能够在一起就足够了,现在却又很不甘,地下恋果然不适合我呢。”
见许东日没说话,季红窈又说,“你还没跟人解释吗?我看你的邻居都误会了。”
许东日顿了顿,才说,“没必要解释。”
“哦,这样啊,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“恩。”
听着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响声,直到听不见,应该走远了吧,只是,项雨惠还是很混乱,一直以为的事情,突然发现是假的,这让她有些接受不了,哪怕这是一件很值得开心的事情。
原来季红窈并没有和许东日在一起,而是和赵辰,但是赵辰是谁?还需要地下恋?不过这都不重要,项雨惠在意的还不是这个,而是许东日说的那句没必要解释。
她觉得挺伤人的,没必要解释,因为他不喜欢她,觉得她是个无关紧要的人,只因为她喜欢着他,所以让她继续误会,有那么一瞬间,项雨惠想要放弃,不过很快就被她打消了念头,因为她根本就放不下。
她不敢前进,因为这条路走的太久,怕继续走下去,会是个死胡同,可是她又舍不得后退,因为这条路走的太久,她付出了太多的感情,根本舍弃不下。
所以说单恋是痛苦的,因为总是在坚持与放弃之间徘徊。
只听砰的一声,项雨惠觉得自己那有点弧度的额头险些被门给撞平了,怪只怪她刚才偷听,站在了门边,等她偷听完了,又因为走神都忘了这是公共场所,随时有人进来。
门外的女人没想到门后有人,推的有些重,这一撞,倒把她给吓到了,赶忙扶着项雨惠的手臂,“你没事吧?”
项雨惠摆摆手,说没事,她并不敢抬头,因为在她不远处,站着许东日,他还没离开,对于项雨惠的出现,自然也很意外。
项雨惠揉着额头一步步走出洗手间,许东日还等在外头,项雨惠忍不住嘀咕着他怎么还不走,季红窈都离开了,就算他是去洗手间,也早该进去了吧。
许东日也没说什么,只是盯着她看了好一会,项雨惠觉得自己偷听的事情,已经被他猜到了,心虚的垂着头,额头也不揉了,想说点什么,又想到自己对他而言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人,便觉得没必要跟他说什么,就这样一转身,潇洒的走了。
其实心里还是直打鼓的,心想着许东日会不会因此很开心,以为自己不打算喜欢他了,没了感情负担?
虽说有点儿担心,不过一对比他说的那句话,又觉得这是应该的,所以走起路来,便有种昂首挺胸的味道。
回到包厢,有几人瞧了过来,也就看了眼而已,只不过,她偷瞄徐天逸的时候,竟和他碰对眼了,项雨惠几乎是在第一时间把目光投在了脚下的地,快速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,完全没敢去偷看他,因为她总觉得有双眼睛一直盯着她,让她很不舒服,却又不敢去寻找这一双眼。
姜元善瞧见项雨惠回来,笑嘻嘻的询问,“你便秘了?去了这么久,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个药,服用了保证顺畅。”
项雨惠推了下姜元善,这男人怎么这么喜欢逗她呢。
没有多久,许东日就回来,项雨惠看他一眼就收回了视线,专心的吃自己的,突然胳膊被姜元善撞了撞,项雨惠询问的看向他,他却抬着下巴要她看那边。
项雨惠一转头,却发现许东日停在了她的身旁,她还没弄清许东日要干嘛,那颗徘徊的心已经坚定的选择继续向前走,她果然放弃不下啊,只要许东日主动来找她,她都会很开心,那一点点的不开心,算不了什么。
“拿去揉吧。”许东日摊开手,项雨惠不明所以的伸手拿,热乎乎,还软软的,项雨惠疑惑的把手帕扒开,看到了里头白嫩的鸡蛋。
在明白许东日特地给她找了个鸡蛋后,她那颗心就化了,她最讨厌许东日这种一不小心做出的小行为,总是让她的心恨不得跳出胸膛,可是她也很喜欢,这种心动,能让她甜蜜好多天。
“谢谢。”项雨惠轻声说着,嘴角含笑,她很开心,他说的那句让她伤心的话,已经不重要了。
许东日走回他的位置,项雨惠在他坐下之前,瞧了他一眼,就不再去看他了,倒是在收回视线的时候,拐了个弯去看徐天逸,却意外的发现他把头移开,总觉得他有些奇怪,刚来那会她一直盯着他看,他不都没发现,怎么她去趟洗手间,他就老看自己?
项雨惠的这个疑惑,很快就得到了答案,大家吃了饭,就转去KTV,集体出发时,项雨惠瞧见了季红窈脚下的鞋,可不就是自己在洗手间时看到的那双,这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自己与周眉的对话,被她给听到了。
怪不得她当时会对许东日提起自己,而徐天逸的行为也得到了答案,八成是季红窈告诉了他,所以他好奇的看了自己,兴许是想不起是谁,就多看了几眼。
项雨惠理顺后,也不知道自己是不爽还是无所谓,不过在她发现徐天逸走在她身边时,她就想跑,有种秘密被知道后的心虚,不过她崇拜徐天逸这件事也算不上秘密,只不过从来有像这次这样,只有她一个人,以前她都是跟同学混在一起崇拜的,倒没觉得怎样。
“元善,等等我。”项雨惠装作没看见,小跑到姜元善的身边,她觉得还是跟姜元善他们一起走比较自在,和徐天逸一起走的话,她闹的慌,只是她要对不住周眉了,她没那个胆去套徐天逸的话,特别是在徐天逸知道她当年崇拜过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