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章 去民政局

“周眉!你不说话会死啊!”项雨惠咬牙切齿的凶她,周眉实在太讨厌了,当年她可是下了很大的勇气呢!
回想当年,项爷爷因为误会而高兴的不得了,觉得他期盼的事情总算有了着落,想着许妈妈还在国内,就让许东日带项雨惠去见见未来的婆婆。
许东日并不承认这个母亲,却不得不承认自己跟她的血缘关系,看着项雨惠满怀期待的目光,最终还是带她去看看,他觉得,这对项雨惠的家人来说,会是一种认可。
项雨惠见到许妈妈之后,感到很意外,她没想到那天在元善公寓遇见的母子便是许妈妈,还有那个小孩子,竟是许东日同母异父的弟弟。
许妈妈对项雨惠,没有过多的评价,只是打量了下,就这样子,也许是这次回来,让她明白了许东日无法原谅她曾经抛弃他的事实,所以面对许东日喜欢的人,她不是以婆婆的身份来看待项雨惠,自然也就没有满意或不满意的情况。
她很直接的说明了她这次回来的目的,没说任何的客套话,她很多次对许东日提起,他都选择逃避,又或者,听几句就拒绝了,所以她想借项雨惠,来说服许东日。
毕竟国外的条件更好,还有一名有实力的作曲家看好他,这样的机会,很难的,她知道许东日喜欢音乐,所以才厚脸皮的回来,只是没想到许东日会那么恨他。
看着项雨惠从最初的小心,到失落,再到最后的坚定,许妈妈知道自己成功的说服了项雨惠,如今,也只能看项雨惠在许东日眼中的地位了。
当项雨惠提起这件事,许东日一点也不意外,虽然他没听到她们聊了什么,却很清楚,许妈妈一定向项雨惠提起了出国的事情,因为这是她最后的机会。
“我不会去。”许东日这样告诉项雨惠,他不愿离开,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母亲,更因为项雨惠在这里。
“为什么?”听他说不去,项雨惠是开心的,不过她还是希望许东日能去,毕竟,这是不可多得的机会。
“那里没有你。”他好不容易和项雨惠走在一起,又怎么舍得去那么远的地方。
项雨惠愣住,微微的垂下头,她上前环住许东日的腰,将脸埋进他的胸膛,感受着他的温暖。
眼眶已经湿润,并不是因为舍不得,而是因为感动,“东日,有你这句话就够了,我会等你的,不过,别让我等太久,因为我会想你,会很想你。”
就这样,项雨惠把许东日送走了,然后她就开始在想念中度过了漫长的四年。
而这四年,也改变了很多,比如她和周眉还有孟菲一同考入同一所大学,因为项雨惠的关系,周眉和孟菲也变得格外的好,有时候项雨惠都要嫉妒了。
周眉和小唐依旧分隔两地,前不久周眉受不了提了分手,强颜欢笑的样子别提有多丑了,还是孟菲干脆,一巴掌拍过去,愣是把她给拍醒了,于是两个人跑去酒吧买醉,最后还是项雨惠叫了人把她们给带回宿舍的。
也就在前两天,小唐来找她了,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撒泼,全没了美少年的风姿,然后周眉满足了,两个人和好之后,甜的跟蜜似的。
还有孟菲,不知道她对宋允做了什么,每次一瞧见她,跑的比兔子还快,项雨惠问孟菲,她总是笑着说怕把她给带坏了,这让项雨惠很无语。
林可倩最终还是没能学的一手好厨艺,时常在项雨惠这里抱怨,可是项雨惠却觉得姜元善对她有点意思,她还记得有次她告诉姜元善,说林可倩为了学厨艺,时常把炒好的菜给邻居的大哥哥送去,丢了也是可惜嘛,然后姜元善的脸就青了。
汤友鑫成为项家餐馆的厨师了,项爸爸对他格外的满意,要不是因为项雨惠已经跟许东日在一起了,只怕他都想把项雨惠直接打包送给汤友鑫。
纪安放弃了音乐,听从家人的安排,上了军校,在两年前,他被家人知道他玩音乐,闹了很大,项雨惠亲眼看见他满是伤痕的背,偷偷的哭了,她想,如果许东日在就好。
至于徐天逸,听说有了份很不错的工作,有没有女朋友,就不知道了,想来也不急,毕竟还年轻。
“嘿,雨惠。”孟菲从远处走来,就看见项雨惠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“干嘛?”项雨惠懒懒的应着。
“有人找你,在校门口。”孟菲一屁股坐在周眉的旁边。
“谁啊?”项雨惠问。
孟菲耸耸肩,“不认识。”
闻言,项雨惠皱了下眉头,不太想去,却被孟菲踢了一脚,这才不情愿的去了,还不忘埋怨她们,几步路也不陪她去,哼!
项雨惠走后,周眉便问,“是谁啊?”
孟菲坏坏一笑,在她耳边说了那个人的名字,周眉乐了。
再说这边的项雨惠,才刚到校门口,就瞧见人群中的某个人,备受瞩目的他,却只看向她,他微微的笑了,这是一个只属于她的笑容。
项雨惠轻抬下颌,傲慢无比的询问他,“怎么现在才回来?”明明说好两个月前回来的。
他垂下头,隐约可见的唇角,透出一丝坏意,“这个问题,不太好回答,因为答案很长,你愿意听吗?也许需要一辈子的时间。”
世界静了,天空的白云悄悄的遮挡住太阳,又悄悄的飘过,当明媚的阳光重新投落,她扬起了灿烂如阳光般的笑容。
清风中,那句我愿意,他听到了。
很久之前,我就知道自己是喜欢小惠的,却没有哪一次有今天这么深刻的体会到,怀中柔软的身子,有些暖暖的体温,她说,“东日,有你这句话就够了,我会等你的,不过,别让我等太久,因为我会想你,会很想你。”
我的小女人,明明舍不得我,却要我离开,知道她是为我好,不想我将来后悔,可我还是割舍不下,我紧了紧手臂,将她揉紧,低声说道,“我舍不得你……”
她没有回答我,而我已经感觉到胸口的湿润,一点儿的温,却像是烫的,让我的心猛然缩紧。
她哭了,脑海里,只冒出这三个字。
拇指轻轻擦去她的泪水,却又滚下一滴,我根本来不及擦去所有,微微皱眉,语气柔和下来,“哭什么呢?”
“我也不想哭啊,我舍不得你,可是我还是想要你去,因为音乐是你的梦想,你送给我的碟片,每一首歌都很好听,我还记得第一次在阳台看见你弹吉他,当时的音乐,我记不清,可是我还是觉得很好听,我喜欢你写完了曲子后的笑容,虽然我知道在国内也能发展,可是却要花更多的精力去探索,如今有了这么好的机遇,我不想你失去,因为我喜欢你,喜欢你的一切,包括你的梦想。”
她的声音,有着哭过之后的细弱无力,听着她说喜欢我,喜欢我的一切,包括我的梦想,让我紧绷着的最后一根弦也断了。
我的吻轻轻的落下,眉心,鼻尖,红唇,缓缓的,轻柔而又爱恋的勾勒着她的唇,我想记下这个感觉,用一辈子来回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