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章 好像有点喜欢你

她不再哭了,眼眶中的泪在她的眨眼下,顺着脸颊,悄悄滚落,我微一侧头,便捉住了这滴泪,是咸的,而我觉得这味道,我不愿再品尝了,我不会让她有哭的机会。
“我会快些回来,等我。”在她的耳侧,给了她承诺,我没告诉她,当我回来,便是娶她的日子。
看着红窈穿婚纱的美丽模样,突然有种时过境迁的感觉,似乎不久前我还喜欢她,而如今,她已同另一名男子步入礼堂,而我,带着我爱的女孩来祝福她。
她的脸上是藏不住的幸福,我为她感到高兴,虽然我不知道她曾经历过什么,但我相信,那一定是波折不断的。
“很美。”我笑着看镜子里的她,她也从镜子里看我,微微一笑,又美了几分,我突然想,小惠穿上婚纱一定也很美吧。
她的目光落在我的无名指上,笑道,“听说你要跟雨惠订婚,看来不假。”
我转着戒指,轻点头,她又说,“还记得我曾对你说过的话吗?”
“什么话?”我问。
“你会遇见适合你的女孩。”她笑着,“你看,我说对了吧。”
我跟着笑了,想起了心爱的她,那时候的我还不知道,多年后,我会和小惠在一起,可以说,这是始料未及的。
“她来了。”她突然说,我侧头看去,是小惠,探头探脑的样子,有些可爱,总觉得她是在不安,毕竟我是跟红窈在一起的。
“快去吧。”她推了我一下,我看她,突然觉得,我和她又回到最初的友好,曾经因为我爱她,而毁了的友情,在这一刻,似乎又找回了。
我拉着小惠出去,她翘着嘴皮子,一副不愉快的样子,我却乐了,“吃醋啦?”
“哼,才没有。”她转开脸,傲娇的不得了。
我欢喜的捏了下她的鼻子,真是可爱,有些不想离开了。
与小惠订过婚,我就要离开了,在机场,朋友都来了,我嘱咐他们多多照顾小惠,却惹来他们的嘲笑,说我是间接来监视小惠,弄得我挺无奈的。
朋友们说了道别的话,就走远了,留下我跟小惠,她的眼眶有些红,舍不得我了,我也是呢,将她抱紧,好好的感受一下她的温度。
她说快点回来,我说好,并不需要太多的话来道别,因为我相信小惠,同样的,她也相信我。
飞机起飞后,我侧头看着底下渺小的建筑物,不知道小惠在哪,哭了没有?
离开是无法改变的事实,我却可以通过努力,快些回到她的身边,为了她,我会努力的。
小惠,等我。
英国的天空,灰沉沉,我靠着落地窗,弹奏着为她而写的曲子,我想她了,不知道她想我了没?
“又在想你那个小女友?”年约六十的男人,这样打趣道。
我抬头,便看见他啃着苹果,大大咧咧的坐在我的床上,没做什么,却觉得挺放'荡的,别说我不尊师,实在是这个老师跟我熟的只差穿一条裤子了。
“我的东西你拿来了吗?”我问他。
“就关心这个,也不关心下你的老师是不是累了。”语气抱怨,表情却是不以为意,他也只是说说而已。
他从裤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,也不管我能不能接住,就丢了过来,好在我这四年已经习惯了他爱丢东西的毛病,轻而易举的接住,看着里头的两枚戒指,我会心一笑,是该回去了。
没想到的是,当我遇见她,却遭到了她的质问,我说,“这个问题,不太好回答,因为答案很长,你愿意听吗?也许需要一辈子的时间。”
清风中,那句我愿意,我听到了,我拉着她的手,有些迫不及待,她懵了,傻乎乎的问我,“去哪?”
“民政局。”我干脆利落的回答,办了结婚证,她就是我的人了,这事我等的太久了。
“天逸,你最近出名了啊。”好友周玄山半个身子压在我的桌上,很好的阻止了我写作业。
知道自己做不成了,索性背靠后桌,懒懒的说,“怎么了?”
“没怎么,我就觉得奇怪,明明我比你帅,怎么我就没出名呢?”周玄山格外臭美的拿出镜子,拔弄头上那几根毛。
后座陈丽丽放下了笔,讽刺道,“长的有点姿色这个我承认,就是有点娘娘腔,要是我,我也喜欢天逸。”
周玄山特不喜欢别人说他娘娘腔,所以他对这个陈丽丽,一直没有给过好脸色,张口就讽刺过去,“哎呦喂,我说你该不会暗恋我家天逸吧,瞧着初一的小妹妹集体暗恋天逸你吃味了是吧?我说你也不撒泡尿照照,都人老珠黄了,还好意思惦记我家天逸,哼。”
陈丽丽也是个脾气火爆的,唰的一下站起来,似乎这样就有气势,“你这死人妖,说谁呢?我看该撒泡尿的人是你吧,我倒是有些好奇你是站着撒还是蹲着撒的。”
“你……”周玄山气恼的指着她,手指都有些抖,要不是因为她是个女的,八成现在已经冲过去干一架了。
陈丽丽不怕死的扬起下巴,“你什么你,没话说了吧。”
“我呸。”周玄山恶狠狠的开始解腰带,“你给我过来,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男人。”
陈丽丽立即捂脸,撒腿跑了,倒不是真的害羞,不过是装装样子,只听她喊,“哎呀呀,有变态要拖裤子啦!”
“陈丽丽,你给我站住!”周玄山追过去,总算安静了,我重新拿起笔,却突然不想写作业了,许是被他们给打扰到吧。
我侧头看着窗外,点点星空,是个好天气,我突然想起运动会那天,也是个好天气,每场比赛,都能看到几个女生,可我却留意到了其中一个安静的,我想,或许是因为她的安静让我注意到了吧。
我在这里想着,跑到教室外的两个人被主任逮住,抓去办公室,对此,我也没什么表示,到晚自习结束,便去找他们,等到可以离开,学校已经静了。
他们两个人依旧吵吵闹闹的,我从不掺和,走在前头却意外的看见了楼梯下的两个女生,是那个安静的女孩,她们推来推去,偷偷的瞄向我,我怀疑她们是在等我,却不敢自作多情,装作淡定的样子,一路走下去。
当我以为她们不会拦住我,那个安静的女孩却抓住我的手臂,身后两个人也不闹了,纷纷诧异的看向她,她被看的红了脸,迅速的收回手,推了下她的朋友。
她朋友将手中的一张纸递给我,卷在一起,不知道是什么,她的朋友解释道,“有人送给你的。”
不等我问是谁,她朋友就拉着她跑了,隐约听见她说,“娜娜,送给他了。”
叫娜娜的似乎回答了,可我的注意力已经不在这了,因为那一点儿的期待已经没有了,这纸并不是她送的。
最后,我还是顶不住身后两人的纠缠,展开了纸,白纸上,用圆珠笔写了无数个徐天逸,满满的,围绕成一个爱心,足以见证了这个叫娜娜的真心。
周玄山有些吃味的说,“我'操,我怎么就没有这样的追求者呢?”
陈丽丽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,“就你?算了吧。”
两个人又吵了起来,我无视了他们,将纸卷起来,并不是没有感动,当然,也仅仅只是感动,而我发现,我一开始就期待是那个女孩,所以我有些失望。
高三年总是有无数的卷子,也时常考试,而这次的模拟考,却是全年段一起参加的,恰巧初中部有期中考,就混在一起考试。
当得知高三年与初一年同一场,我有些意外,想到了那个女孩,不知道她会分在哪个班。
高三年的模拟考只有一场,被安排在下午,和朋友吃了午饭,就各自去自己的考场,我完全不曾想过,我会在考场见到她。
窗户边的她正和她的前桌聊天,不知在聊什么,脸蛋红彤彤的,似乎很兴奋。
我按压着自己的喜悦,走到门边,门上会贴着考生安排的座位,我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,在第一组第三桌的左边。
我难以置信的失了神,若我刚才没有看错,那个女孩就坐在第一组第二桌的右边,我下意识的看向名单,对应她的位置,找到了她的名字。
项雨惠,原来她叫项雨惠。
我突然不敢走过去,我知道我有些紧张,可是考试时间快到了,而我终究还是要过去的。
我的位置是靠墙的,要进去的话,那个女生就要走出去,其实不走出来也是可以的,不过那样就有身体接触,他们是陌生人,自然会选择前者。
因为我的靠近,项雨惠和她的朋友都停止了对话,她的朋友很迅速的从位置上走出来,我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,一时间,竟然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。
她的朋友小心的坐下来,我突然有些遗憾,为什么坐在我旁边的不是项雨惠呢?明明只差一个位置就可以了。
很快就考试了,我写的很顺利,很多题目我都遇到过,因此多了许多的空闲时间,我知道做完了就该检查一篇,却被身旁自己身后的两个人吸引了注意力。
在作弊,我有些好笑的别开脸,竟然觉得项雨惠偷偷摸摸的很可爱,眼珠子像个小老鼠似的,生怕被监考老师这只猫抓住。
我趁她不注意的看了眼她的考卷,末尾的大题是空白的,有十分的分数,我又看了下身旁的,同样没写,就帮她解了,我有些庆幸,幸好她们这场考试是数学。
她朋友感激的看我一眼,有些脸红的垂头写下答案,抄完后,就把纸条丢给身后的项雨惠,我觉得有些满足,因为帮到了她。
离开考场后,因为人多,只能远远的在人群中找到她的背影,我发现,我好像有点喜欢她了。
上一章第68章 去民政局
下一章:无